Friday, June 1, 2012

20120602

有沒有想過,
一生中,有多少個人會出現在你周邊?
一生中,有多少個人是你老了還念念不忘的?
一生中,有多少個人是會陪伴你到最後?

多少人呢?從一堆到幾十個再到幾個。
我是個凡人,也像其他人一樣,希望把一堆繼續維持到一堆再到一堆的人。

但,很多東西不是你想就能。
每一個人出現在生命中,一定有着那常會被忽視掉的重大意義。

有一些人,帶給你笑容,提醒你走向陽光處。
有一些人,帶給你眼淚,把你捆綁在烏雲下。
有一些人,不留下什麼,卻教會了你很重要的東西。

強灌自以為的好在別人身上,才發現了不是每個人都珍惜,不是每個人都覺得那是 好。

踏步向前走,值得的人會不動聲色地悄悄出現。

Saturday, November 12, 2011

高雄

算算一下,來台灣已經兩個月多了。時間過得好快,轉眼見,我已考完了期中考。

高雄這地方還不錯,交通方便,日較差不大,偶有地震,偶有雨天,但卻常是艷陽高照。所以,對於我要變白的目標,就看我自己的造化了吧。哈哈哈...

我必須承認,來到這邊的第二天,我真的有股衝動要直接回家。那一天內發生了很多狀況,我才會有這麼不負責任的想法。那次過後,我答應過自己,認真對待每一天的生活,珍惜父母供我上大學的血汗錢,勇敢、堅持的在這裡生活。我還是會想家,是只要一空下來就會想家,但是,我再也不會說出我想回家這一番話了。

班上同學有40多位,和我叫熟的是南館的兩個原住民。我的室友也都是好人,很貼心。此外,我還有大馬會。這對於一個身在異鄉的外國人來說,是我想也沒有想過的事情。

確實,比起其他同學在歐美國家的環境下,我並不是完全地獨立,甚至可以說我是那麼的幸運,在外地還可以感受那麼一點點的溫情,讓我不至於那麼孤單。但是我不會因此而依賴身邊的人。發生了一些事後,我清楚知道,沒有人有義務對你好,只有自己最該為自己做些什麼。沒有人會牽著你的手走一輩子,父母亦是如此,只有自己才應該把自己的路走好。在世界末日之前,千萬不要搓摩人性。有了這些觀念,我變得很豁達,因為我不會計較,不會因為一些小事而悶悶不樂。有了這些觀念,我變得很快樂,因為我明白快樂與否,取決於自己。有了這些觀念,我變得很幸福,因為我知道眺望生命的盡頭,它其實並不遠,我一定要讓自己活著的每一份每一秒都是幸福的。幸福不是一種你預想的狀態,它是一種你常懷著的心態。


很想馬來西亞,很想檳城,很想大山腳,很想日新獨中,很想朋友,很想家,很想爸爸媽媽妹妹。

想念必須化為動力。我會一直記得,我身在高雄。
我會很珍惜高雄,盡情享受我四年的大學生活。加油!!

Wednesday, February 23, 2011

毕业后的侍应生“生涯”

2011年,领取了离校证,也表示我终于毕业了(可以离开学校了)。
没错,离校证上的"丰功伟绩"是那么刺眼地充斥在那个角落。但是,也是那么锐利地提醒着我,我有的,仅是张文凭,实战经验可说是零。

周围的朋友早在初中的时候已出外打工。被朋友问及为何不选择打工的时候,我总会把华乐集训挂在嘴边。的确,华乐集训是首要原因,但是,我自己清楚,我还是缺了那么点勇气。想着反正我并不缺钱,也没必要争着出外打工赚钱。乖乖地参加华乐营不仅可以挣多点分数,练习还比较轻松。哈哈...学生时代,分数至上!就这样,我循规蹈矩地出席了四年的华乐集训,不知不觉地错过了六年的打工机会。

但是,在毕业的这一刻,我慌了!看着犹如无期徒刑的八个月长假,遥想着八个月后的未知未来,我害怕每一天都像数着地上路过的蚂蚁般,细数着接获大学录取通知的天数。与其每天行尸走肉般地过活,打工可以让我看到学校红砖墙外的另一片天。赚钱倒是其次,宝贵的经验与道理才是我所期盼的。

2011年1月16日
我到了jusco的某间餐厅当侍应生。或许是受台湾偶像剧荼毒太深,一心想要把我打工的第一次献给侍应生这个职务。也或许是应征时无数次的碰壁让我没了信心,所以才会在得知被录取为侍应生时像在海上抓住了游泳圈一样,不想放手。纵使身边的人一直好言相劝,我还是坚持要一试。

接到通知的那一天是我生理期的第一天,得知隔天就必须报到,害怕生理痛会让我失去这份工作便不顾一切地吃下我人生中的第一颗"生理期止痛药"。粉红色的表面让我怀疑它的药效,但是此时此刻,我只能相信它。是的,第一天的工作,虽然五个小时的站姿让我吃不消,但我不能否认,那颗粉红色的药丸让我免除了剧痛。羞愧...药丸外表的光鲜亮丽让我质疑了它的效用,就像台湾偶像剧的光鲜亮丽也虚拟了侍应生的美好。

劳力至上的工作纲要、不甚自由的工作时间、若隐若现的勾心斗角...是我成为仅21天的侍应生的原因。阴暗面就不说了,这21天,已足够我学好一门课。
常挂笑容,以礼待人。虽然简单,但又有几个人做得到呢?必须一提的是,在离职的时候让我最舍不得的人是厨房的主厨。他是一名年过三十的缅甸男人。黝黑的皮肤、齿缝间的黑色污垢传递着他爱吸烟的嗜好、不修边幅的厨师装、下巴悬挂着的胡渣...纵使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美好,可是他的笑容却总是最真诚的。听闻他年幼时丧父,在缅甸虽也是在厨房工作,但其辛苦只换来一天的三餐。所以才会毅然决然远赴他乡到马来西亚当个可以把辛苦兑换为三餐加丰厚工资的厨师。他的独立与潇洒,让我看见"一个人努力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是需要付出等值的代价"的。

今年的农历新年,我窝在jusco度过了。从初二开始,白天追着时间、舟车劳顿地到怡保、吉打、kepala batas走走看看,接近工作时间时还是追着时间、舟车劳顿的赶往工作地点。看着父母毫无怨言、妹妹满脸困倦,我着实过意不去。虽然一切尽在不言中,但我心里清楚明白,
一家人互相扶持,才有动力走完彼此的人生。

2011年2月6日(初六)
离职的最后一天,接近放工时间,我到厨房询问厨师是否拥有facebook账户,他却一脸茫然。我明白,此次一别,应该是再无相聚之日了。这21天的侍应生生活,就在与其他侍应生的只字片语中,和与外劳的鸡同鸭讲中告一段落了。

**谢谢所有支持我的朋友,感谢在我任职期间到餐厅一聚的朋友们

Monday, February 14, 2011

2011年的情人节



又是一年情人节,从来与我就没瓜葛的节日却顿时让我紧张了起来。也许是因为周围的单身朋友唉声叹气问苍天的悲壮样。无论如何,我开始左顾顾、右盼盼,想说今天会去学校帮别人补习,兴许能打发点时间,没想到,那小毛头却在临危一刻失我约。

回家后,找了朋友姿,打定主意翘课。谁晓得Mr.Gabriel今天是不是也翘课陪老婆过情人节?想来想去,为了不看到扎眼的情人,就随便乱悠晃好了。先到南美园,很久没吃到边吃会边流鼻涕的冬炎面了,超过瘾的。

因为时间逼迫,接着就到附近的Jusco,没鱼,虾也好。哈哈哈。

起初是抱着逛逛就好的心态

想着此刻正在跨国进行网讯的牛郎织女们,眼前又频频晃过衣服酷似、鞋子酷似的“年糕”们,还有刚刚挂电话的妈妈我心深处的天秤就不打一处地不平衡起来。

我也奇怪,我干嘛不平衡?是因为,我妈有我爸,却不好好过情人节的事实。从昨天开始,就一直他们的耳边进行催眠,“明天一起过情人节哈不用担心我们,晚餐我们自己解决”,直到今天早上,直接在他们的面前大喊“情人节快乐!”并且跟爸挤眉弄眼。但这一切的一切,却在知晓奕有补习后告吹了。碍于爸得载送她这可怜的男人得奉献他的情人节了。

看到我最亲近的一对伴侣没能好好地过上情人节,这理由足以构成过后为什么我是抱着买买就好的心态了吧?哈哈哈哈

这是两年前和淑晶一起买给妈妈粉红猫咪。


起初随手买来,却没想到会闹出爸和妈闺争猫的搞笑事情。谁说没有大男人喜欢布偶?我家就有一个!哈哈

两年了,那只猫咪被我爸渲染成猪肝红的颜色。

两年后,和彦姿和妮买了只可可土狗。

看着妈抱着它的幸福模样

结论是:我把我的痛苦建立在她的快乐上… XD

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Happy Valentine's Day !!

Sunday, January 9, 2011

做人...真难

最近,有常回学校走走。与其说走走,待在辅导室会比较适合吧。

第一次去找辅导老师时,曾担心会因为过往的不熟悉导致整日的尴尬。我最讨厌这不自在得连双手该摆在哪里都得费力去思考的气氛,但辅导老师却很是替人着想。谢谢她,不遗余力地指导我关于升学的疑问。

原来当初是自己对一切都有了最初的、最肤浅的、最不容置疑的认定。
这就是第一印象吧?

回头想想,我一直认为会与我保持匪浅的关系的老师,如今他真的还在那个位置上吗?反倒是那些我不怎么在乎的老师对我更甚用心。

似乎,朋友也是如此。

在牛顿的世界里,物理的存在让大家都得到最公平的结果。施多少力就做多少功,大家都熟悉的功学原理。但是,人与人之间,物理显然地起不了作用。有些人,是我被打死,一辈子都不会喜欢的。要说他哪里长得不对嘛,也没有。要说他哪里犯着我了嘛,也没有·。就是种说不上来的不喜欢感。唉...人啊人,谁会知道,也许因为自己曾经的自以为是而错过了多少可能是你生命中的贵人。

也许,人有着那些对陌生人的自动设定,就能消除他们所带来的不安全感吧!

无论如何,要人不要先入为主是有那么一点难度。
只不过,人得为自己不肯低头的高尚情操做点后续工作的。

面带微笑,对谁都好,不只消除别人的敌意,也许会徒增别人的无限遐想,但最起码,
对方不当你是敌人,他只当你是变态。

总归一句话,做人真难。

Saturday, December 11, 2010

18岁的生日

不知不觉
18个年头

有知有觉
熟悉的12月11日
日历上都会特别标注的日子
因为某位苏丹有幸与我一起庆生

18岁
好像很隆重又很严肃的年龄
所以爱面子的老爸才会在最后一秒才决定和我们过槟城?
也许,他还是会舍不得我这个女儿
缺席女儿18岁的生日,会是一个爸爸人生中的遗憾吗?

16岁那年
特别期待,也许是有个很重要的朋友
17岁那年
赫然发现,每年陪着自己过生日的朋友不是个固定值
18岁今年
对于手机上的信息显示,开始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也许今天你突然看到日期起,又突然想到我,才会突然线信息给我
也许几年后的今天你就算反复念着日期,反复的想起我...也许也许

然而有着家人陪伴着我的今天,我是开心的
不去计算每年陪在我身边的不定值变数,家人也许是唯一不变的

过了18岁的生日,
观念该改一改啦
每一天都是生日啦...
生命是个很严肃的课题,
每一天能睁开眼我都感谢上天让我多活了一天

对于曾经的遗憾,我只能挥手和你们道别
对于可能的遗憾,我会努力角逐它的可能

我爱出现在我生命的所有事物
谢谢你们

18岁的生日
再见了

Tuesday, November 30, 2010

30/11/2010

回来了
也预警着很久以前的回忆都翻江倒海地向我涌来

这几天
我想很多
以前种种的一切还存在吗?
好似对着座空穴歇斯底里地喊着
我知道,喊破喉咙,答案还是不会变

回不了头了
也逃不了了

不能是只好马
也不是只鸵鸟

突然间
想起了好久没见的小熊...